字型大小  
字型大小:小| 字型大小:中| 字型大小:預設| 字型大小:大| 字型大小:巨
捐款專戶  DONATION

郵政劃撥
 
彰化商業銀行
天氣概況  WEATHER
高雄市
多雲午後短暫雷陣雨
溫度 32~34 (℃)
降雨機率 40%
 
病友園地
首頁 > 經驗分享 > 病友園地
* 上一則   
* 下一則   
 
Patient+Passion+Attentive=Professional physician
2009-06-12 | 單位名稱

Patient+Passion+Attentive=Professional physician 文/陳道怡

20歲生日那天,民生報醫藥版刊登大篇幅“三例海洋性貧血篩檢失漏”的新聞,文中有醫師、家屬及律師的說法與見解,做到了平衡報導的原則,但去他們的鳥看法,有沒有人想過孩子長大懂事後會有什麼看法?這樣的安排也似乎有點諷刺-我已在這世上努力的生活了20年;此刻卻有三位小baby才正要踏向未來艱辛的路---------

在血防輸血時,看著幾個月大的嬰兒被最親愛的父母親忍心的捉著手腕,扎下那足以延續它和這世界接軌的生命泉源,不曉得他嘶哄似的哭聲是否夠尖銳到能刺進罪魁禍手的人的心裡,當時被我隱藏在眼眶中的淚水是夾帶著心疼與憤怒的交錯情緒。雖然他們都預計採取醫療糾紛的訴訟,但我仍並不了解他們真實的情緒,憑我的猜測應該是無奈多過於憤怒吧!對於那些家屬而言,我純綷只是一個旁觀者,充其量也不過是一位前輩病友,似乎不需顯得大過於激動,或許是學醫管的背景和我一向對醫療事務極為熱衷的心情,才使得我湧起許多的感慨與想法。

為什麼一定要讓一位醫師的疏忽來成就一位小孩的痛苦,當我們的 總統發表著對教改的宣言:「要孩子書包輕一點、睡得飽一點」;那些baby是否能夠向醫師懇求:「針扎得少一點、自由多一點」呢!醫療技術愈來愈昌明,進步到被要求承擔人類所有的慾望,而骨髓移植也成為了唯一能轉換命運的途徑,是父母親心中的希望種子。在血防裡,我相信有無數對極力孕育一下胎的父母親,無非是懷抱著能有基因相符的渺茫機率,而未知的新生命就像位小天使般,替這個家庭帶來了無限的希望,成功進行骨髓移植痊癒的家屬,對上蒼心存『感恩』;失敗的,對上蒼充滿『感謝』,至少曾經擁有了一個契機,即使是遭受到在過程中不幸喪生的命運,最起碼祂還是再賜給他一位健康可愛的小孩,好笑的是台灣的生育率難道要靠這樣的方式來提昇嗎?

某次輸血時,讓我巧遇正等待要進行骨髓移植手術的小孩,活潑亂跳的她雖然知道馬上要做一個大手術,但殊不知在未來漫漫無長的日子裡,她將要開始一場艱辛又勇敢的戰役,活力十足的她必須被關在乏味、沈悶的無菌室裡半年,望著冰冷的玻璃跟媽媽遙遙相望,當時的我在心裡對她大喊:加油、加油、加油。我要說的是:今天三例小朋友可能能透過骨髓移植來改變命運,但小小年紀就需面臨一場大手術,未免太辛苦,難道是為了要貫徹“吃苦就是吃補”?

有次,從報紙中得知北榮放射線事件,有位醫師因受不了良心的譴責和輿論的壓力,選擇了自殺,我並非是要醫師為他們的錯扛下沉重的責任,只是盼望他們能在應注意能注意的當下,更高度謹慎的面對他的專業,而不要犯下未注意的錯,畢竟他們所面對的都是一條條人命,甚至是一個家庭的支柱。醫療這個領域真的很專業,專業到讓人難以親近,若醫師總是處於高高在上的姿態,反而越拉遠了與病患的距離,不僅僅是心和心的距離,還延伸到在治療上的排斥感,病患感覺不到醫師與自己是在站同一陣線的,醫療講求的不就是[信任]兩字嗎?

同樣的,若在醫療糾紛發生的當時,醫師或醫院仍是表現出一副冠冕堂皇、趾高氣昂的樣子,搬出一大堆艱澀難懂的醫學名詞和知識,進行所謂的“理性溝通”,其實更加深了家屬的怒氣,我想有時訴訟要的並非是巨額的賠償,而是一個公道,或許是一份來自內心最真誠的道歉與愧疚,亦或是對所有醫師的警惕作用。當然不可否認的,醫療存在了許多不確性的風險,但這應該也是大多數家屬所能諒解的,因為醫師只是個人,不是神啊!

我常想:身為一位醫師,看到自己的診間人滿為患的病患,到底是該為自己的醫術高超、聲名遠播,感到歡喜,還是該替有那麼多人不健康,而感到難過;相同的,學醫管的我,若是幫醫院創造出極佳的盈餘,每天門診門庭若市,到底是該為自己的成就感到驕傲,還是該替生病的病患及健保局龐大的醫療費用支出擔憂呢!醫病之間的互動很微妙,就像小孩與大人玩蹺蹺板,似乎很難達到呈現水平的畫面,除非是當大人的那一方,願意主動的靠近蹺蹺板的中心點,才有機會出現水平的奇景,而醫師就是扮演大人的角色,所有的市井小民就只是個小孩而已。若要醫師卸下貫有的專業形象與權威,主動平易的親近病患,還真的難上加難,畢竟有大多數的醫師都是受傳統的正規訓練,相對地也承襲了老醫師對待病患的模式,漸漸的『資訊不對等』變成了在眾多產業中,唯一會在醫療產業聽到的新名詞。

在醫院裡教醫師的老師其實就是[病人],教醫師最多的場所就是“病床旁邊”,不能得到病患認同的醫師等於零,怎樣才是出色、專業的醫師,似乎須重新下一個定義。寫這篇文章,最主要是想以一個長期病患的角度,來勾勒出我心中理想醫師的雛型-“像護士的醫師”-照顧病人、關心病人,我希望所有的醫師都不要忘了當初舉起右手宣誓的誓詞,那意謂著一份責任的付託,或許經過歲月的洗鍊,有些人會忘了當初對生命、社會、工作的熱情,但每當看到後輩的年輕醫師勇於投入時,我想對於資深的醫師也是一種衝擊,會喚起那年輕時的夢想,有時是需要好好回憶一下。

最後我要非常感恩曾經及一直以來在「特殊血液病防治中心」付出心力的張泰琮主任以及大小醫師們、阿變阿姨,當然在這次SARS風暴中,我們不禁要對所有在第一線的醫護人員心生敬佩與感謝,也忽然覺得醫師肩上的聽診器-好沈重,因為他們選擇了這神聖的天職,在最關鍵的時刻而不退縮,捍衛起保護人民健康的使命,甚至有人因此喪命。對我而言,他們不僅是Hero,更是Professional physician。 --節選自本會會刊--
 

 
 
* 點閱人數 : 1357    |   
* TOP    |   
* 最近更新日期:2009-06-15 13:53:27